母亲的生死大论—《阿勃勒》

《阿勃勒》。许惠娟著

   站在三楼走廊眺望着怀德堂前的阿勃勒树,看着串串似葡萄的黄花(我称它为“小黄花”);花瓣随风纷纷飘落,有一种美感,更有无限哀愁。

   花开花落,本是常事,无奈却在这哀伤的四月初(清明节前)飘落。

   每当清明节将来临,黄花纷落,思潮起伏。想到又是要到至亲坟前扫墓、祭拜;无限缅怀,哀伤涌上心头。

   每逢佳节倍思亲,想到父亲,我感到最遗憾。父亲往生时,正是我读大二,也巧逢考试时期,家人为了不影响我的成绩与情绪,把这消息暂时“封锁”了。事后,大哥因公干来台,才告诉我。顿时晴天霹雳,泪水潸潸,泣不成声。虽然大哥在旁不断安慰,我无法接受这事实,毕竟是我第一次尝到失去至亲之痛。

   毕业回国后,当我拿了第一个月的薪金,很高兴能给母亲一些,以表对母亲的抚育之恩。可是,对着父亲的灵位,我流泪了;我心里总是有种“子欲养而亲不在”之感。

   姐姐不幸的离去,又是我一大悲痛,那是正是我做月子。我奇怪为何不见她来,因为她曾说她将会从吉兰丹来向我道贺;当然姐姐的不幸消息,又是被家人封锁了。满月后,才得知真相。

   妈妈的去世,大家有心理准备,而且妈妈年岁已高,生前有交代清楚。在悲痛之下,送妈妈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第一次看到大哥与弟弟相拥痛苦,激动非常;尤其是弟弟的情绪,已陷入失控,那是我失去二哥的时刻。大哥、我、弟弟三人,获知二哥已离我们而去时,我们三人心如刀割。顿时,如断了线的纸鸢,头脑空白。。。

   血浓于水的亲情,非笔墨所能表达。想到二哥生前的苦难已度过了,没想到竟会。。。

   每当扫墓、祭拜时,思潮万千。唉,人生真的摆脱不了生、老、病、死?

   但愿在九泉下的至亲,安息吧!

我最深爱的妈妈—许惠娟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

在你离开快满三年的时候

我却找到了这份心情手札

我以为自己对于你的离去已然豁达

却依然忍不住地潸然泪下

 

一卷素笺 湿润了的记忆

一缕银缟 隐现的无奈嗟叹

 

羡那凄美的樱花雨

慕那浪漫的桃花林

那些年来,却只有璀璨的阿勃勒

常在我心

 

阳光灿灿,黄花耀目

沐浴在依然美丽的黄金雨

款款临至的脚步声,却已随着当年的下课钟声

悄然远去

黄金雨树重重的垂吊

微风拂过,像是吹响了这一串串倒挂的风铃

思绪随着这起伏的音节骤然回荡

往事历历在目

踩着你走过的步子

悠悠然步入那片属于你的曾经,重复。。。

原来轮回,

只不过是那样一回事

u

以上截图取自互联网

延伸阅读: 《给妈妈的话》、《跨年》

 

 

 

 

fb过来的挚友,这是一个加了权限的部落格

所以请加入我的msn

 

评论 (765)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给妈妈的话》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0 Responses to 母亲的生死大论—《阿勃勒》

  1. pixie说道:

    真的不容易放的开啊~~没有这样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懂~~

  2. pixie说道:

    我当时都不知道妈妈已经走了知道的时候真的。。。泪水就好像没有开关的水龙头一直流 一直流~~

  3. pixie说道:

    往后的几天我都一样。。。一直哭哭到累了就睡睡醒还是一直流泪~~

  4. pixie说道:

    哦~~好想念你啊~~妈妈~~~~~~新年总是个想念的季节~~

  5. pixie说道:

    我更新了留言转下一篇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