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曾经工作的地方

2008.04.02
“凡大病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崄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曙光医院院训·《大医精诚》
assalamualaikum…”几乎不需要回头,我就知道这一定又是那个来自台湾的X。。。
mualaikumsalam….你一定只会这句话,对吗?”我说
“你吾好笑我啦。。。我讲的吾够标准吗?”X调皮地以他那半咸不淡的广东话说
“我系teochew人,台语我嘛孝讲。。。卖安奈拉。。。”我没好气地说
“好啦。。好啦。。卖嘎你剃逃拉。。。(台语)。。。你有拔过针吗?”这个大男孩忽然认真起来。。。
“有啊。。。前几天你的研究生学姐教过我的。。。电针我也会弄了。。。需要我帮忙吗?”
“好啊。。。学习扎针之前是要先练拔针的。。。动作要快,避免滞针。。。然后拿个干棉球逆血流方向按压就行了。。。”
“噢。。。”没什么难度嘛。。心里暗自嘀咕。。。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入春以来,不悲壮的晨雨总是依时到来,细细绵绵地,霎那间,诊间迅速地笼罩在一团迷雾中。。。然而踽行的人潮丝毫没有减缓的倾向。。。除却常见的黄皮肤,碧眼金发,黝黑人种却也为之不少。。。
“这是来自意大利的,你看。。。她的关节明显畸形了。。。要是能早点治疗就不会这样了。。”教授一边快速熟练地往各个穴道准确地下针,一边跟我解说
“我们之前有到过巴黎接受针灸治疗,不见好转阿。。。”眼前高挑白皙的意国女孩操着一口漂亮的普通话说
“噢。。。那就是巴黎的大夫太不济了。。”教授默默地把针扎完,转身向下一个目标。。。哦,不。。应该是患者。。。下针。。。
“上海的女生都太强势了。。。你看,十之八九都有失眠的毛病的。。。这个是颈椎病的,那个是腰椎间盘突出的,你可以给他作一下体检,他L4,L5的体征还蛮明显的。。。这个是月经不调。。。那个是面神经炎。。。然后这个是中风。。。那个是血尿。。。哦。。。还有这个是累疠。。。  这是蛇窜疮。。。”教授一连串地说。。。
络绎不绝的人潮终于缓了下来。。。我倒抽一口气,沁涼的空氣确实有振奋人心的效用正打算找XMcD(中国人叫叔叔,不过我们都不是本地人所以还是叫麦当劳吧)喝杯香浓的黑咖啡迷蒙的雾色里却透着个影子缓缓地往前挪
果然。。。银发如雪的老爷爷戚戚窣窣地踩着小碎步艰难地向前迈进,每走一步,在旁年迈的老奶奶都如履针毡似的,小心翼翼地搀扶着。。。
“爷爷,今天下雨就不要来了嘛。。。”我说。。。         
“他呀。。。就是说不听。。。”老奶奶象似满腹苦水,却又甘之如饴的抱怨着。。。
望着这对已是残烛之年的身影,眼界忽然间又模糊起来。。。曾经我也想这样搀着你,走在每个夕阳斜照里。。。如今,却已难以成行。。。
细雨霏霏,断断续续。。。像是你我之间,永远不会再有一次的相聚。。。
眼眶里,满载的尽是空洞。。。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术业有专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