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普外

20071112
值班的最后一个晚上来了4个急诊病人,一个化脓性阑尾炎,一个下血,一个上消化道穿孔,还有一个进来就告病重的。。。凌晨的手术室,顿时充满人气。。。
  战战兢兢地完成交班,庆幸自己没有被责备的当儿,却感到自己明显地变得软塌塌的。。理智与透支的体力陷入拉锯,已经累得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狠狠地。。。将满满的一杯浓郁的old town白咖啡尽数灌入,胃底传来那带有酸味的暖意。。。还有一台child手术要跟,天知道,这样一个科室,还要忙碌到什么时候。。。没有歇息的空间,只有不停地追赶时间。。。
  很累很累的时候,精神却亢奋起来,也许是咖啡因开始生效了。。。思维也逐渐清晰起来。。。
  患者xxx,转自消化内科,黑便多时,B超显示环状胰腺可能。。。
  没见着传说中的环状胰腺,却在探查中发现1。脉管瘤(显然主刀者陷入一片茫然及失望。。)2。异位胰腺(终于。。迎来了这令人雀跃的答案,呼。。。可以关腹了)
  我一直都很坚强,我知道。。。在逐渐升温的睡意中,告诉自己,这一切即将过去,收成的硕果还是值得的。。。
 
一点学术分享。。。关于。。
"异位胰腺(Heterotopic Pancreas)亦称迷走胰腺(Aberrant Pancreas)或副胰(Accessory Pancreas)凡在胰腺本身以外生长的与正常胰腺组织既无解剖上的联系又无血管联系的孤立的胰腺组织均称为异位胰腺属于种先天性畸形…"
 
  20071117
  终于在之前忙碌的混沌中瞥见一点清晰,
  终于在灰灰厚厚的云层中等到了曙光。。。
  我是这里的过客。。。
  有种侥幸的感觉。。。
  一切都变得好轻。。。好轻。。。
外科二病区语录:
吴卫泽(主任):“小张,xx明天出院,xx也快出院了,xx也要准备一下了”(天啊。。这些病人我才刚收耶,ERCP,LC,甲状腺的病人。。。可不可以再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老师,环状胰腺是什么样的概念?)“哦,就是。。。”(很喜欢这个脾气温和的主任,总是有问必答,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和我说上海话^_^
朱坚(副主任代主治):“ 小张,你知道昨天的child手术出了什么问题吗?(内出血?)嗯,你知道哪里出血吗(不知道)就是那个让你拉眼帘拉钩的地方(…沉默)恩,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拉钩拉得不好,所以老师们没看见那个出血点。。。(真的吗?原谅我。。这是我第一台手术,有点菜。。)。。。就是这一番话,以后我在外二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我只怕,连累你啊。。。对不起,老师。。。
“小张,今天值班吗?”(不值!!我只是工作量大得被迫加班!!SOB SOB…)
“小张,吃午饭了吗?(没有)想吃吗?(不想)。。。”(我只是当时没胃口,可是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说。。。做人,有时还是别太客气啊…)
沈轶(研究生):“小张,你换XX床的药,我换XX床的药。。。”(换药是每一天的工作,令人无奈的却是外二没有入科宣教,害我被可爱的朱老师嫌。。。sobz>_<#)
“张郁婷,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XX的主任查房,XX的术后病程录)”(hehe,终于在我的呼吁下,有人叫我的名字了,感动啊。。。)
“小张,xx床要抽血气哦!”(其实我来了这个科室才学抽血气的,却假假充当好一阵子的高手,其实我也只会抽桡动脉的。。。=_=*)
“小张,快点离开这里,离开后要回来看我啊。。”(我知道这里很痛苦,铁杵磨成针啊,gambate!!老师。。。)
马迪(年轻住院总):“小张,让我查个化验报告,好吗?”(#*%@#**…回过头,还是狠狠地将作错事的中国同学骂了一顿。。。)
“他敢骂你?马老师替你做主”(很是庆幸,自己不曾挨骂。。。谢谢马总*^o^*)
王建承(太阳之称的主任):“同学,你听得懂上海话的啊?那我以后不能说你的坏话咯?(我可以假装听不懂的)”(只要不骂我就行了。。peace^_^
同学,你以后不要回马来西亚了啦,留在上海比较好啊“(差点没把我吓死。。。)
(很感谢太阳始终很温煦,不曾将我晒伤。。。)
雷诺庆(月亮之称的大主任):“每个人都有一本good book和一本 bad book,里面记录着一个人的好坏,我的英文老师说的,你知道吗?(恩。。)”“我以前连续当过三次住院总,每次可以让我打内脏结时就被调走。。”(是蛮郁闷的)
“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两个外号的(差点就把月亮讲出来了。。)1。书呆子(。。不好笑勒^o^2.博士(哦,难怪你叫雷博),许志伟,你没听过吧?”
许志伟(貌似周杰伦的主治):“她是留学生。。叫张郁婷。。。”(感动啊。。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耶!!)
陈胜(貌似winnie the pooh的主任):xx的手术指征是xx”(很希望碰到他的,因为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费建(主治):“小张以后想当外科医生吗?(不想。。当时手术台上的我正值饥寒交迫时)”(老师,快胃痉挛了啦,我先走咯)(不然,你问沈轶为什么要选外科咯?)“因为他不会胃痉挛咯。。。”(。。。无力)
邓漾(主治):“小张,我一定要讲(干瞪眼中。。。)我一直以为你是中国学生耶,一个人管理一组,真的很不简单耶(无从选择嘛)一直没发现你是留学生耶?(为什么?)因为你实在很好,因为你的中文讲得很标准(无奈。。我也想说马来西亚式华语,但你们听不懂啊。。。)还有小张写得一手漂亮的字,练过吧?(不会吧?我觉得像鬼画符耶)”
於平(轮转):“小张,什么时候请我吃肉骨茶?”(等哪天外二不收那么多病人,我的心情变好时。。。)“。。。你什么时候去泌外,那里我很熟,很轻松的。。你应该心情会很好的。。”(^__^)
李超(进修):(为什么这个星期的手术都是我的。。。最后一个星期了耶,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了欢送你咯。。哈哈哈”(sweating,真的不需要!!!)
刘建(进修):“这个股疝嵌顿的病人其实不只因为低蛋白血症,患者年龄大。。。。”(很是庆幸有个这么强的进修医生,往往在我满腹问题无人解时(外二的老师真的太忙了。。),适时解决我的问题。。谢谢你哦!)

评论 (2)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术业有专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最后的普外

  1. Yueh Shin说道:

    你忘记了吗?小学时我俩有上过我们小学副校长–陈君信副校长的书法班嘛!还参加过几个校外的书法比赛呢!>>“还有小张写得一手漂亮的字,练过吧?”

  2. pixie说道:

    你不提我还真的忘记了。。。
    我记得第一次学书法时,我还把墨汁漏得校长的满车都是。。。(马来西亚式中文)
    其实,那真的很久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