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I)

65
回家第一天,
飞机在空中盘旋了5个小时终于在这盛产阳光的国土徐徐降落虽说是徐徐”,然咆哮的引擎声伴着瞬间减速的冲击,还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舒服
    几天前还在飘着梅雨,刘振华问我:飞行是什么样的感觉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过着这种飞行的生活,而我好象也不曾仔细体会那种飞的快感或许对我而言,它只不过是起点与终点之间的连接点,介于陌生和熟悉间的过度空间
 今天,当我还在那数万尺的高空上时,我忽然间有了一种想法假设我亲爱的你,现在正逍遥云海间,那么我是否可以看见你?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把身边的小窗一点一点的往上拉,强烈的光线刺激着可怜的肉眼,固执地睁开双眼,努力地搜寻着什么,除了那白茫茫的一片,好像一群在空中奔驰的绵羊外,我什么也看不见有点不舍,我还是将廉子掩上了,回到了阴暗的机舱中,身旁的中国籍男子蜷缩着身躯睡得正酣,然而一股难闻的异味不断地从他那双深啡色的袜充斥着我的嗅觉,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膝盖紧偎着胸口,这么不符合人体工学永远也不会理解这种奇怪的陋习..>.<”轻轻地把头颅一点一点地往窗边靠,离开他远一点点,然后再靠近你一点点想像着你踩着那一絮云彩,在我身边,一窗之隔,我们一起翱翔
 飞机降落在这潮湿度极佳的土地上,我干燥的皮和肉好象紧密粘和了….然而你却离开我,滞留在只属于你的空中楼阁里了
    天空很蓝,是舒服的蓝我给天上的你捎了口信,我回来了!!

66
 回家的第二天
    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我确实感受到这片土地的热情,尔后才发现,这股炙热是从体内透出来的,回家第一夜,我在想念你的空气中,病了
     一个个的冰袋往头上压,重重的冰袋,沉甸甸的身体在呢喃乱语中我昏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刻了好久没有睡得那么沉了,捂了下额头,还是有点烫烫的果然昨天1000mgPanadol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只是少了你的呵护,这次的病好象比较长了
   不喜欢发烧,不喜欢脑袋不清醒的时候
   所以我乖乖地上干爸的诊所去了,他说可能是viral infection,然后给了我一包白色的paracetamol退烧,还有一包桔色的VitC…然而晕头转向的我竟然把VitC和着水在吐了苦涩的白药后咽了下去,那甜甜的橘子口味这可是小时候最爱的”,是天底下最好吃的药,而我竟然在还来不及咀嚼它时将他咽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体重机上清楚地显现爸爸的体重正直线下降,现今只有区区57KG,而已放弃化疗的大舅已瘦了十几斤而我还是勉强在5字开头边缘的40KG。。。☆( >_<)~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给妈妈的话》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