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妈妈的话…

430
春天绝对是个为了慵懒而存在的季节
精总的最后一天,空气里笼罩着一片灰朦,让人误以为未曾破晓而不愿起身
  将小小的IPOD从那绣着招福的袋子取出,袋子的上方有着您喜爱的福猫,忠诚地陪伴我,在每个寂静的日子里
  永远打不开的窗子,隔绝了对街车来人往的喧嚣这个午后,你问我想听什么歌曲,我说随意就好清了清喉咙,拉开嗓子,你用嘹亮的歌声唱起了红河谷我告诉你这是我儿时学过的童谣,我们唱的是英语的,音乐的领域中不该有国度的区别,我明白这道理却没告诉你,当时我偷偷想起那教授我这首歌曲的老师,那亲热的喊我小精灵的英文老师,那因为鼻咽癌而逝世的老师
  无辜的头颅撞击在门的上方,巴西女模尖尖的脸庞上睁大的双眼,透过门上那长型的玻璃以她自己的方式向我们投下注目礼我戏谑说道,她的高昂音域与你正是绝配,也许她正是你寻觅多时的知音满是诧异的你仿佛饱受惊吓,我安抚着你对这司空见惯的情景早已免疫
你提起画笔,轻轻地在画纸上勾勒描绘着,我告诉你自己的耐心是个有限公司,你说一小时就好我戴着白色耳机,在飘着音乐的世界里,回到过去
妈妈,精总的世界里,像个看不清的迷雾森林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多么的美好我告诉你嫉妒着这份简单没有痛苦的美好,你却当头棒喝的告诉我只有精分才是如此我知道,,精分的病人是这里的主人
瘦削的巴西女模踩着轻盈的步伐,口里依旧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丰腴的美国太太,搀着我的手臂,冀望在这语言不通的国度里找到知音人她告诉我,她想回去,想要大使馆的人帮她,她告诉我她没病,可是这里的病人都说自己是正常的,看着她满是期待的眼神,心里隐藏着不忍,沉默交代了对她这份信任的辜负非洲的JUMA吟唱着快乐的音符,仔细聆听,那是时下流行的曲子隐形的翅膀也许真的带给你美丽的阳光你告诉我这个皮肤黝黑的JUMA喜欢调戏女病人,问我收过他的礼物吗?…我心存侥幸地回答你,小女子何得何能,试问无福消受这份垂青上扬的嘴角暗自庆幸自己管辖的是最高的十四楼^_^…精总的联合国就像望花筒里的花花世界,绚丽缤纷
新来的小病人,总是搓手顿足,唯唯诺诺地,慌乱的眼神闪烁着家暴下的惊恐,仿佛只有在周阳宁高大的背影里才能寻获失去的依赖长发披肩的女病人言之凿凿,坚信自己看见了耶苏,听见了他给予的启示另一边厢,皎洁的一双眼睛述说着白衣大士留下的神迹….同学总是笑称应该把她们关在一起我却在清冷的角落里暗自羡慕因为我想见你,却永远不会再有这等机会
悠悠的时光,悄悄地从指间溜走你告诉我画已完成合上心爱的小说,摘下微烫的耳机,从你手中接过画册..…紧蹙的眉头,微噘的嘴一直以为隐藏得很好,却原来画纸上若有所思的人像已经出卖了我素描的写实,坦城的另人觉得刺眼亲爱的组长,下一次,别画得那么传神,给我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思念就像周遭的空气,看不见摸不着,却炽热的感受到它的存在
53
    醒来的那一刻,我知道痛苦未曾离开十二个小时过去了我想我是真的中毒了….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天色却好起来躺在床上,残喘的呼吸中有着苦涩的气味
   ,,污秽的残渣飞溅中,遭殃的是那来不及掩上的门踩着湿答答的地板,那是我清洗罪证留下的痕迹,您轻声地问:”你还好吧?要不要陪你看医生””我可以的,应该没事的确,我是这样认为的显然,我真的不了解自己
   床边的小桌,有着你留下的小闹钟,时针分针交会在那正中上方,五脏六腑在躯体内不断地翻腾无数次的折腾,辗转不已向左转,是一阵恶心,向右转,还是一样难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怕自己会粉碎把自己的枕头垫得高高的,感觉不再那么痛苦勉强地撑起微弱的身躯,挥动着无力的食指缓慢地按着键盘在屏幕上闪烁着您的讯息已发送的那一刻我的脑袋随着力竭的指力栽入那软软的床褥中
   木门上的敲击声捎来救援的讯息打开房门,却因瘦弱的双脚无力支撑身躯的重量,只好委屈地席地而坐您小心翼翼地把药罐子教到我手,嘱我一定得把它们咽下去时针指向2的时候,我咽下了最后一口水,和着粉白的药滑过舌尖,顺着喉头,随着一股泛酸的嗳气,我知道药已顺利进入体内了
  以上的事,是十二小时前的事了努力地舞动着四肢,却发现它软塌塌地不听使唤,头的重量是那样的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隔着深蓝色的帘子,窗外是很好的阳光您问我好点了没我说门没锁,自己进来然后告诉你我连药都咽不下去了您恍神了一会,然后着装把我押解到医院去了五一假日里,平常工作的地方显得有点冷清,当那针头利落的往皮下扎下,一注鲜红瞬间注满针筒您问我疼吗?天生傲骨倔强地拧了拧头,三十分钟后化验单上清楚地显示:WBC NE LYM Eo,狠心的笔在病历卡上落下我最不想看到的字眼:补液+肌注一室之隔,我看见了他,依旧的阳光笑容却让我心生疑惑究竟笑容的背后是幸灾乐祸的成分居多,还是只是纯粹的欣喜在这清冷的ECG室里见到了熟悉的身影?我衷心地冀望着,是后者
  今天的晚上,有点不开心病人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却偏偏尼还要滋扰我的思绪我说过的话通常不再重复,然而尼那封短信着实令人不舒服我说过我们是同学,别在我心力交瘁时,给我丢下这难题真的无力在去顾及,再也没有心思去编制冠冕堂皇的理由对不起
  静静的夜里,我将满腹的思念倾入泪里从一侧的眼眶越过印堂滑入另一侧的眼眶,融合在一起就向我对你的思念一样一点一滴,缓缓积蓄喜欢在每个静默的夜晚想你,让日间的烦嚣随之沉淀喜欢在委屈时想你,划过眼角的泪有你最完美的关怀,让我不再长吁短叹中自哀自怜
  如果思念是一种病,我想我已经病入膏肓了
(P/S:谢谢智强的陪伴,你给的药果然很对症^^…谢谢多事的UJIAN=.=”,还有YUNING,AH FOONG,KK等等的慰问…还有那笑得很开心的黄宇新>.<")
留言数(10)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给妈妈的话》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给妈妈的话…

  1. 说道:

    我们07年就认识了么~?

  2. pixie说道:

    这个不可考了~~因为琪在我家的第一道留言也不知道在哪里了。。。留言簿的话翻不回第一页咯~~总之不是09,08的话我们也已经认识了吧?

  3. 说道:

    应该是07 年年尾~那时候妈妈过世不是太久~

  4. pixie说道:

    应该是07年那年吧~~

  5. pixie说道:

    我记得你说我们拥有同样的背景!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