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妈妈的话(VI)

311
今晚友键又来电了
虚幻飘渺的网络世界里满载着真实的情谊
虽然远在日本公干,每天都要应付堆积如山的事务
然,你总是在我脆弱时给予适当的抚慰
每每我的不开心也总能在我们的打闹间消失无踪
是的真挚的情谊历久常新
想起那一年,你们一大群人陪着毕业离校的我共游槟榔屿的情景说是为了帮我早日适应环境
想起那一些年来,虽然孤身在外,信箱里仍三不五十地接收到你们的友情轰炸室友们在投以羡慕的眼光的当儿,也对我们多年不变的情谊啧啧称奇
Dingdong…likuol….
如果说白雪公主有着七个小矮人的守护是为幸运
那我应该也不遑多让因为有着多年来相互扶持的你们
在我们的友情国度里,仿佛忘了时间与空间,
谢谢你们整天说帮不上什么忙,却每每助我度过难关的ujian,你的沉默绝不代表你冷漠的apple,生病中仍不望给我捎来问候的ah boon(望早日康复哦),虽然只有只字片语,却仍然温情无限的likuol,还有无时无刻都在互连网上的aunko等等
真的谢谢你们我亲爱的知己们….
312
  日前,友人给了我一盒新年饼,及 3只纸鹤里头附上的纸笺这么写的:
“…一只为你带来快乐,一只为你带来幸福….一只什么都不带给你,让你在难过时把悲伤带走”…虽然当下暗嘲不谙附庸风雅的他不知从何摘录这段句子,心里却也暖呼呼地说不出的受落
  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天,也曾经有这么一个男孩在我倍受委屈时,给了我一只千纸鹤告诉我忧伤的时候,可以展开双翅,暂时回避
  我知道我不是男孩儿,狭窄的肩膀难以承担如此的沉重,我会努力
  想起小时候在卧佛寺里的那个黄毛丫头,手里拿着的那小小的批命纸头,不断地向你迫问:何谓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想起你充满怜爱的眼神想起你那满是慈爱的笑容及满布纹路却温暖无限的大手不需一句言语,无时无刻都可以感受到妈妈深深的关怀心里的难受往往在看到你天真灿烂带着一丝傻气的笑容时,也就一点一点地融化了
  ,哑子吃的黄连,比不上我心中的苦痛….
  妈妈我不是哑子,但我心中的苦….能向谁说去?
  妈妈,我必须承认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却不是一个好的倾诉者知交们心疼我的难受,我知道,我真的不善于表达
  也许,善于藏匿自己的内心是天蝎本性宁可将痛楚深埋心底,也不愿将它血淋淋地摊于人前是的,我是脆弱的脆弱的只要旁人稍微碰触,心头还是会传来那一分不为人知的伤痛
  如果千纸鹤的美丽传说是真的那么我只想让这小小的纸鹤载着我的祝福和思念飞向远在天边的你….告诉我亲爱的妈妈….我是多么地想你,多么地爱你
314
会议厅里的长桌中央,晶莹剔透的长形玻璃瓶高傲地矗立着标签上骇人的价格掩不住里头那束馨香带来的惊艳
  郁金香,这曾是你我的最爱
想起那一年,爸爸从荷兰带回那一束珍贵的郁金香如获至宝的你喜形于色,为了保护这远渡重洋而来的娇客,我们绞尽脑汁地使她得以延续那短暂的生命于是在24小时的冷气房里,苟延残喘的她又多添几分娇艳,与当时只要得知她还安然无恙的即笑逐颜开的你相映成趣虽然有点傻,但我的妈妈,您就是这样的可人,这样的知足长乐,我做不到这一点我总希望您一直陪在我身边,陪我说话儿,解闷儿
 尤记得最后一次送你郁金香,是年前我从上海带回,苦苦央求海关让我把她送给你的那一年的新年,妈妈很是高兴家里也因为添了这一佳客,显得格外芬芳醉人连锁反应似的,难得一见的石榴水仙都开花了是年,一切美满.
 ,即便再灿烂的花儿,总归还是难逃凋谢,归于尘土的时刻
 静悄悄的,上海正沉浸于一片馨香动人中绝美的郁金香,重现婀娜多姿的身影却也只能落得孤芳自赏
 妈妈,你知道吗?传说神秘的地中海,有着茂密的黄色花海,生生不息的不死花正傲然迎风摇曳呢
 我亲爱的妈妈,你是否也在另一个国度里延续您的另一则传说
316
不约而同地,组里的同学接二连三的嚷着要回家看看妈妈
  淌血的心灵仍旧隐隐做痛,想起亲爱的您泛红的眼眶渐渐迷茫起来
  我也想回家,,却再也见不着熟悉的你
  不懂我的人,以为我的坚强足以承担这排山倒海的一切不熟悉我的人,责怪我不让他走进深锁的心门,分担这份沉重甚至以为我不信任,或只当他们是泛泛之交
  曾经你也深深地责怪我,为何不告诉你这一切亲爱的知交们,过年期间本就应该和乐融融的,教我如何启齿?,即使我不说,你们总有办法知道我的沉默述说着我最大的痛楚,,你总在我身边默默地给予支持
不喜欢软弱的我,却庆幸难受时有着你们的扶持
  不要你们陪我哭泣,因为在熟络的你们面前,难以自控,深知我意的你们,不会劝我将满腔悲情付诸泪水因为,每一次的哭泣,带不走我的悲,只是残酷地将自欺欺人的我带回失去你的现实中嚎啕大哭,能将您唤回吗?我亲爱的妈妈我一直都觉得你在,未曾离开
  朋友告诉我,失去母亲的友人患上抑郁躁狂症甚至还让我去问闵
  妈妈,他不了解如果真有灵界,生前为善不为人后的妈妈一定往生西方乐土去了,再怎么想念,我也不可以去骚扰妈妈静如明台的香灵
  静谧的夜里,涟漪不断的心湖在埋首伏案于心经后逐渐平复也许,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事,也只有如此了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
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脸颊印着这多牵挂,
妈妈,
给您最后的疼爱就是放下

此条目发表在pixieの《给妈妈的话》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